沉疏

其实我是悲观主义者,因为这个,无论到了怎样的境地,都不会再悲观一点了。
我还活着。
虽然一直没有奋斗的动力,
虽然足够冷静——让我觉得自己一直没什么感情,
事情还没有最糟。
我有怨恨他的理由,
但似乎没有怨恨他的权利。
其实我该厌恶他的,
那是最看不得的行为,
每一项,
可惜那是我父亲。

评论